作业网游疾病和抑郁在剥夺孩子睡眠你家娃睡够

发布时间:2019-03-21   来源:未知    
字号:

  3月21日是世界睡眠日,主题是“健康睡眠,益智护脑”,呼吁大众关注睡眠、保护心脑。中国睡眠研究会发布的《2019中国青少年儿童睡眠指数白皮书》显示,中国6到17周岁的青少年儿童中,超六成睡眠时间不足8小时,课业压力成为影响孩子睡眠的第一因素。南都NDX实验室发起了“超六成青少年睡眠不足8小时,你家孩子睡够了吗?”的热点站站队互动,78.7%的受访网友表示,自家的孩子没有睡够8小时

  “从我的睡眠门诊来看,我们青少年儿童的睡眠更多的是被抑郁、扁桃体腺样体肥大等原发疾病以及电子产品在剥夺。”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睡眠中心潘集阳教授表示

  在此次南都发起的网络站队中,不少家长表示自己孩子的睡眠不足,是因为作业多,孩子写得不快,所以经常不能早睡

  网友“莽莽林海”说,每科老师都觉得作业不多,都可以在一小时左右完成,可语文、数学、英语、物理、化学、政治、地理、生物、历史9门课,还有一些手工制作、生活实践、体育运动,加起来数量就很多了

  网友“U嘛”也说,如果完全按照老师要求完成作业,估计得到晚上10点,然后再洗澡,孩子还想玩一会,就要11点才能睡觉,第二天还得早起到校早读,孩子睡眠严重不足

  不过,也有家长表示,这跟孩子的自觉性有关系。家长林女士说,她发现虽然各科老师都有布置作业,看似很多,但其实还是能完成的。“曾经有一次,孩子还没开始做就说作业很多,这会说要上厕所,那会又说要喝水,就是不动笔。”林女士说,当时在她监督下,孩子一小时内已经完成了所有作业,“关键是要纠正孩子应对作业的态度,拖拖拉拉又不专心,凌晨也做不完。”

  潘集阳据此表示,睡眠对孩子的生长发育影响还是非常巨大的。未成年人对于睡眠的需求量,应该是在成人的基础上多出一个小时的。如果说成人的科学睡眠时间是7.5小时,那么少年儿童的睡眠时间则需要达到8.5小时。“青少年长期缺觉,肯定对身高、智力都有一定的影响。比如会导致注意力缺失,认知功能下降,学习变差,情绪上易怒。”

  但对于睡眠门诊中出现的被作业剥夺睡眠的孩子,现代医学似乎也没有太多的应对方案。“倒是美国的一个研究报告值得我们借鉴。”潘集阳表示,美国睡眠领域的研究发现,在对同一个学校孩子进行的对照中可以发现,每天早上9点上学的孩子,要比8点30分上学的孩子平均分高出1.5分,而8点30分上学的孩子则比8点上学的又平均高出1分多

  “从人体的生物节律来说,我们的孩子上学时间还是有点早了。8点上课,往往7点就要起床”,潘集阳表示

  潘集阳表示,睡眠具有巩固记忆、促进脑功能发育、促进体力与精力恢复、促进生长、增强免疫功能、保护中枢神经功能。睡觉时大脑并非进入“关闭”模式,大脑仍处于高速运转状态

  在互联网时代,全民熬夜。手机,带来了极大的方便,但是也给我们的生活、睡眠带来新的挑战。加班熬夜、刷手机熬夜、狂欢熬夜、习惯性熬夜等等情况屡见不鲜。据世界卫生组织调查,世界范围内约1/3的人有睡眠问题,我国有各类睡眠障碍者约占人群38%,高于世界的27%比例。“睡不着、睡不醒和睡不好”三大类90余种睡眠疾病,不仅影响成人,其实也影响孩子

  在潘集阳的门诊中,类似因网瘾、电游而严重影响睡眠的少年、儿童也很常见。对于这一类孩子的睡眠,睡眠门诊同样能够给予的解决方案不多。“很多家长都自行总结出了一套断网、断电子产品的解决方案。只要不引起孩子过激的反对,这不失为一个方案。”

  潘集阳表示,电子产品对睡眠、精神的影响不言而喻。电子产品生产商韩国三星曾专门做过一个研究,睡前看两个小时智能手机的人,不论成人、孩子其第二天的警觉性会降低、过度嗜睡、疲劳,甚至紧张焦虑情绪明显增加

  “其实之前美国哈佛大学的入校生来源数据调查比较有代表性,比如一半以上的哈佛新生没有推特(欧美国家的网络社交工具),超过80%的新生不用Facebook(另一种社交工具)。这个例子告诉我们,学习优秀的孩子其实都是会屏蔽这些成瘾性社交工具的。”

  年仅15岁的张同学,上课打瞌睡3年多了,处在高速生长发育阶段的她近半年还会因为走着走着就睡着而摔倒。在进入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睡眠中心潘集阳教授的诊室前,她和家人听都没有听说过有“发作性睡病”这么一种怪病。孩子的睡眠出了问题,但出问题还是有迹可循,能够对症治疗的

  她从小学5年级开始,上课经常打瞌睡,上初中后情况加剧,即使是课程感兴趣也控制不住瞌睡。近半年只要大笑则诱发无力,在食堂吃饭,听到同学讲笑话,双手立马无力,拿不住筷子,或无法笑出声,身体还会突然倒下,恢复到正常情况需要近一分钟。她本人也纳闷,晚上感觉睡眠质量挺好,怎么白天还是有强烈的睡意?曾到当地医院就诊,具体病因不详,因严重影响学习,多次想放弃学业

  张同学的Epworth嗜睡量表分值达18分,潘集阳了解她的病史后,建议张同学做首夜导睡眠监测(PSG)和第二天的多次睡眠潜伏时间实验(MSLT)检查。最后确诊为“发作性睡病”

  发作性睡病是一种原因不明的慢性睡眠障碍,临床上以不可抗拒的短期睡眠发作为特点,多于儿童或青年期起病。“小张是比较典型的发作性睡病,这种病的患者国外报道通常发现在10-20岁开始起病,人群患病率为0.02%-0.18%,男性和女性比例相当,如果起病于儿童期,男女比例约为2:1,我国目前暂无具体的患病率报道,大约为0.07%。这种病也可以表现为夜间睡眠差,除了要详细地询问病史,还需要做量表的筛查。”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,张同学病情有了明显的好转,恢复正常生活学习

  除了类似的发作性睡病,其他诸如腺样体肥大、扁桃体肥大,对于孩子睡眠的影响也是非常大的。这类孩子表现为睡觉打鼾,睡眠期通气严重不足。“这在睡眠专科是最为常见的因素。这类孩子需要接受睡眠监测,明确原因后要及早手术纠正肥大的腺样体、扁桃体。”

  除开原发疾病、电子产品对睡眠的影响,来看睡眠障碍的另一大未成年群体则是典型的精神心理疾病所致。“剥夺孩子睡眠最主要的精神心理疾病,那就是儿童抑郁,多表现时而亢奋、时而低落的双向抑郁。尤其是在重要的考试、比赛等关键时间节点前。”潘集阳表示,这一类孩子也非常常见,年龄最小的甚至只有八岁。“孩子一会兴奋不已,一会情绪低沉。然后直接影响到睡眠,睡着了非常容易惊醒,进而又导致白天非常的暴躁、易怒。”

  在服用了情绪稳定剂后,潘集阳对孩子随访了四个多月。病好了,睡眠有明显改善。可孩子家长也就自行停药了。“这绝对是个误区,很多家长都觉得是药三分毒,但那是指在没有专业指引情况下的用药风险。如果在专业指导下用药,只会治病,改善情况。”



相关推荐:



图说天下

×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